未至近前,其中一名黑衣卫就扣动了手中的机括,一枚弩箭分开了狂风向着年轻乞丐的胸部激射而至。时至此刻,石暴额头之上青筋暴跳,黄豆般大小的汗珠已是簌簌而下,只是到了这个时候,即便是其想要就此抽身而退,也是再无可能之事。五星黑衣卫再往上走,也就是一星银衣卫了,而五星银衣卫再往上走,那就是一星金衣卫了。

那个弟子犹如沙包一般瞬间被无名一脚踹飞,狠狠 的撞到了一面城墙上,才停了下来。面对第五神主的强势崛起,无名的脸色没有任何的变化,只是淡淡的说道:“除非你现在突破到半步传奇三重,否则你今天必死无疑!”

  超级月亮撞上月全食,为什么叫“超级血狼月”

  科普之家

  就像超级月亮一样,一些人提出的一个说法或词语,经常会成科学传播中使用的词语。

  据报道,美国东部时间1月20日晚,美洲、欧洲和非洲部分地区迎来了2019年唯一的月全食,NASA甚至将其命名“超级月亮三部曲”(supermoon trilogy)。

  在多种因素的共同作用下,这次月全食将是一轮“超级血狼月”,这也意味着,我们又迎来2019年第一次有关月球的天文奇景。

  如果我们对“超级血狼月”这个词语进行拆分的话,我们可以找到三个词语,即“超级月亮”“血月”和“狼月”。同时,针对这三个词语的考察,可以让我们看到流行文化(或者说科学)中使用的这些词语,实际上并非起源于科学家,或者说是对科学现象的一种总结。这是一种非常有意思的现象。

  首先来说超级月亮(supermoon)。这个词是美国占星师理查德?诺艾尔在1979年提出来的,是一种新月或满月时,月亮位于近地点附近的现象。因为月球的绕地轨道是一个椭圆形,因而必然会出现距离地球的远近之分,而远地点和近地点之间的差距可以达到14%。

  查询相关资料,我们会发现近几年总会有超级月亮的现身,比如2013年6月23日,2014年8月11日,2015年9月28日,2017年12月3日等。因为地月的平均距离高达384403.9千米,所以肉眼难以区分满月时的超级月亮到底有什么变化。

  其次是血月(blood moon)。古印加人认为月亮的这种深红色,意味着美洲豹在吃月亮(有点类似于中国古代的天狗吃月亮),同时他们也担心哪天美洲豹吃光了月亮就会来吃地球,于是乎他们会大喊大叫,挥舞长矛,以期能够吓走美洲豹。

  而美国土著的Hupa部落认为这表示月亮生病了,因而在月食之后,它需要接受治疗。实际上,血月这个词是2013年才开始流行起来的。因为当时的基督教牧师约翰?哈基在《Four Blood Moon》中提出了血月预言。不过后来被有关机构进行了驳斥,但血月这个术语却得到了广泛的传播。

  接下来是狼月(wolf moon)。这种说法则来源于殖民时期,因为根据历史记载,每当1月第一次满月的时候,狼总是会在村庄外面饥饿地嚎叫。

  基于上述分析,我们可以发现,并非隶属于科学共同体的一些人提出了一个说法,进而融入到我们的日常文化之中,甚至还成为了科学传播中常常使用的词语。

  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比如超级细菌就是首先由媒体在进行相关报道时提出来的,然后成了科学家和公众日常讨论中的一个惯用语。

  当然,这些天文景象之所以引人关注,是因为它们发生的频率不高。但每一种天文景象的形成都必然有其背后的原因,借助于科学和技术,我们也能找到和发现这些现象的成因。

  我们在欣赏美景,阅读美文的同时,也要有一双慧眼,避免堕入伪科学的陷阱和圈套。

  □王大鹏(科普学者)

“哥……哥哥们……是要丢下小妹不管了吗?小妹……小妹要跟哥哥们一起走,等……等等我……”老七迷迷瞪瞪中也是睁开了眼睛,一边说着话,一边用两手撑住了地,静静地看向了尉迟闯。此前他根本就是盛气凌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他连轩辕殿的同辈弟子都没有一个看的上演的,更别说是在他眼中已经没落了很久的虚空学府之中的弟子了。

  一曲《鸿雁》醉倒家乡人

  “东方蝴蝶”张立萍带伤回汉演出

  记者许魏巍 摄

  武汉晚报讯(记者万旭明 通讯员孙妮)“江水长,秋草黄,草原上琴声忧伤。”13日晚,女高音歌唱家张立萍在琴台音乐厅举行独唱音乐会,用她时而低柔、时而悠扬的歌声带领全场听众在长江边、草原上徜徉。鲜为人知的是,这次她是带伤演出。

  作为第一位以第一女主角进入美国纽约大都会歌剧院主演歌剧《蝴蝶夫人》的中国人,

  生于武汉的张立萍是国际乐坛有名的“东方蝴蝶”。近些年来,她常会回武汉演出,但前两次演出时,她收到家乡亲友“吐槽”,“一首中文歌都没有”。这次,她一口气先演唱了9首中文歌曲,还特别为武汉听众加入了《绒花》《牧歌》等。用美声演唱中文歌曲,尤其是《牧歌》《鸿雁》等带有民族风情的曲目,没有炫技的花招,张立萍更多用声音和情感动人,令听众随她一道在声音中畅游大江南北,时而坐在草原上迎面吹来清爽的微风,时而如鸿雁般在天空中翱翔。中场休息时,不少听众都在哼唱《鸿雁》。下半场,张立萍带来了一些舒伯特艺术歌曲及威尔第咏叹调,风格更加华美,更突显这位“东方蝴蝶”的实力与魅力。

  演出中,不少观众也注意到,舞台上多出了一把高脚椅,张立萍隔一会儿会坐在椅上。原来,她在不久前刚做了腰部手术,目前还未痊愈,长时间保持固定体态会引发腰痛。就在演出前一日,记者见到张立萍时,她连在沙发上坐一刻钟都需要不时调整姿势。但她一直说:“我一定以最好的状态演出,希望听众们能谅解。”其实大可不必担心,演出中张立萍越唱越是松弛自如,最后还为意犹未尽的听众们带来了三首返场曲目。

金衣卫左眼紧闭,右眼圆睁,一对匕齿短剑上下翻飞,将周身上下护了一个周全。本来第五神主的身体没什么好抢的,但是偏偏现在有一页古经,想得到古经就必须要夺得第五神主的身体将古经从他身体中祭练出来。“你现在还有别的选择么?以你的天元果想换到能够增加寿元的药草,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无名说道,“只要你把天元果给我,练成之后我给你一颗添寿丹!” (责任编辑:董亚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