寇伯起身微微,礼道“嗯,少侠,刚才我们代表推荐我上来的时候,一定交代我代表他们所有的人要当面感激你们呢!”言落就要跪下,却是跪不下。因为他一动不动,于是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中在原地走了走。战场之上很快就是混战在了一起,“铛铛铛!”战场之上,刀光剑影,长枪飞梭防御,水怪触角,锋利的牙齿,前爪,大棒,甚至是地下雪人的低级妖魔发闪动,等等,频频交错在了战场各个角落。还有浅水之中水怪中立方的偷袭,使整个战场瞬间是混乱了起来。“我哪里不能去,倒是你,怎么就离开了战天盟了?”无名问道。

“战况显然比我们想象的都还要激烈的多了!”天莫眺望着远处,缓缓的说道。这一刻在场所有人都从内心深处掀起惊涛骇浪,没有人再能够保持丝毫镇定,一名活了数万年的修士出现在了这里,这传出去定然要捅破天!

  网信法治这一年  

  2018年3月21日,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正式成立。一年来,我国网信法治领域继续围绕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本着对社会负责、对人民负责的态度,依法加强网络空间治理”的重要指示,恪守“以民为本、立法为民”的法治理念,取得了振奋人心的成绩。总体来看,有十大突出亮点。

  一是全国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会议全面部署新时代网信工作。

  2018年4月20日至21日,全国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习近平总书记出席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他站在人类历史发展的高度,着眼于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全局,科学分析了信息化变革趋势和我们肩负的历史使命,全面总结了党的十八大以来网信事业取得的历史性成就,深刻阐述了网络强国战略思想,系统回答了事关网信事业发展的一系列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并就新时代网信工作作出了全面部署。

  二是备受瞩目的《电子商务法》出台。

  2018年8月31日,备受瞩目的《电子商务法》经由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五次会议表决通过,于2019年1月1日正式实施,该法全文共七章八十九条,主要对电子商务的经营者、合同的订立与履行、争议解决、电子商务促进和法律责任五个方面作出了规定,从此我国蓬勃发展的电子商务活动将进入“有法可依”时代。

  三是公安机关对网络安全监督检查有规可依。

  《公安机关互联网安全监督检查规定》于2018年9月5日公安部部长办公会议通过,自2018年11月1日起施行。根据规定,公安机关应当根据网络安全防范需要和网络安全风险隐患的具体情况,对互联网服务提供者和联网使用单位开展监督检查。公安机关开展监督检查,可以采取进入营业场所、机房、工作场所、要求监督检查对象的负责人或者网络安全管理人员对监督检查事项作出说明、查阅、复制与互联网安全监督检查事项相关的信息、查看网络与信息安全保护技术措施运行情况等措施。

  四是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互联网法院审理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

  为规范互联网法院诉讼活动,保护当事人及其他诉讼参与人合法权益,2018年9月3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747次会议审议通过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互联网法院审理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决定自2018年9月7日施行。《规定》共二十三条,规定了互联网法院的管辖范围、上诉机制和诉讼平台建设要求,明确了身份认证、立案、应诉、举证、庭审、送达、签名、归档等在线诉讼规则,对于实现“网上纠纷网上审理”,推动网络空间治理法治化,具有重要意义。

  五是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检察机关办理电信网络诈骗案件指引》。

  2018年11月9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检察机关办理电信网络诈骗案件指引》,要求办理电信网络诈骗案件除了要把握普通诈骗案件的基本要求外,还要特别注意以下七类问题:一是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的界定;二是犯罪形态的审查;三是诈骗数额及发送信息、拨打电话次数的认定;四是共同犯罪及主从犯责任的认定;五是关联犯罪事前通谋的审查;六是电子数据的审查;七是境外证据的审查。

  六是坚持营造风清气正的网络空间。

  为营造风清气正的网络空间,2018年多部门集中治理网络空间违法行为,2018年2月2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公布《微博客信息服务管理规定》,该规定共十八条,包括微博客服务提供者主体责任、真实身份信息认证、分级分类管理、辟谣机制、行业自律、社会监督及行政管理等条款;2018年8月,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办公室、工业和信息化部和公安部联合发布《关于加强网络直播服务管理工作的通知》,提出了多项治理措施。

  七是个人信息保护立法有序推进。

  2018年8月27日,备受社会关注的民法典各分编草案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审议,本次民法典编纂中的最大亮点就是“人格权”终于独立成编,特别在第三编中专章规定了“隐私权和个人信息”(第六章);2018年,《个人信息保护法》被列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规划》,回应了人民对个人隐私权和信息权保护的迫切需求。

  八是未成年人网络安全立法与保护受到高度关注。

  2018年5月11日,十三届全国政协第二次双周协商座谈会在京召开。本次双周协商座谈会以“《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的制定”为议题,针对面向全社会公开征求意见的《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送审稿)》,政协委员与有关部门深度交流和良性互动,17位委员、专家和企业代表围绕未成年人网络保护的立法定位、总体思路、基础制度、监管体制等提出意见建议。2018年4月20日,教育部办公厅印发《教育部办公厅关于做好预防中小学生沉迷网络教育引导工作的紧急通知》,强调预防中小学生网络沉迷需要各方面尽心尽责、密切配合、齐抓共管。2018年8月24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起草形成《未成年人节目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旨在将未成年人节目管理工作纳入法治化轨道,引导、规范节目内容,切实保障未成年人合法权益,提出要防止未成年人节目出现商业化、成人化和过度娱乐化倾向。

  九是专项治理APP违法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

  针对App违法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泛滥的态势,2019年1月25日,中央网信办、工信部、公安部、市场监管总局等四部门联合发布《关于开展APP违法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专项治理的公告》,《公告》要求,APP运营者收集使用个人信息时要严格履行《网络安全法》规定的责任义务,对获取的个人信息安全负责,采取有效措施加强个人信息保护。遵循合法、正当、必要的原则,不收集与所提供服务无关的个人信息;收集个人信息时要以通俗易懂、简单明了的方式展示个人信息收集使用规则,并经个人信息主体自主选择同意;不以默认、捆绑、停止安装使用等手段变相强迫用户授权,不得违反法律法规和与用户的约定收集使用个人信息。

  十是治理网络市场违法行为重点突出。

  2018年5月,工业和信息化部印发《关于纵深推进防范打击通讯信息诈骗工作的通知》,强化对电信诈骗源头和综合治理,取得明显成效。2018年6月5日,交通运输部、中央网信办等七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加强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行业事中事后联合监管有关工作的通知》,明确了网约车行业事中事后联合监管工作流程。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于2018年10月19日发布《区块链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基于区块链的互联网信息服务,依照法律、行政法规以及国家有关规定须经有关主管部门审核同意的,在履行备案手续前,应当依法经有关主管部门审核同意。2018年11月15日,中央网信办联合公安部发布了《具有社会舆论属性或社会动员能力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安全评估规定》,要求各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自行或者委托第三方开展安全评估。针对金融信息服务领域的乱象,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于2018年12月26日公布《金融信息服务管理规定》,明确了金融信息服务提供者从事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法定特许或者应予以备案的金融业务应当取得相应资质,并接受有关主管部门的监督管理等。

他并没有因为无名的强大而气馁,这反而激起了他内心的斗志,比起万成耀的斗志更甚,他眼神冷漠如死水,无名打量着八皇子心里不由得暗道八皇子不仅是天才,而且身上还散发着一股不服输的斗志。断腿银衣卫缓缓说道。

  【艺评】从《都挺好》看家庭伦理剧20年

  最近,一部家庭伦理剧《都挺好》播得越来越有话题。

  这部前后分别以“挺好的”“都很好”“都挺好的”占据社交网络热搜的电视剧,却被埋怨“哪里是都挺好,简直是都活该吧”DD看似和满的家庭背后其实千疮百孔DD这部改编自阿耐同名小说的作品并不是一曲颂歌,而是残酷地直指重男轻女的原生家庭对亲情的扭曲与撕裂,也因此被称为是《欢乐颂》中樊胜美的故事新编。

  名校毕业、定居美国的长子,有车有房跻身中产的次子,出任公司经理的小女儿,看似风光无限的苏家,在苏母突然离世后“危险的平衡”被打破,自私、小气、毫无主见的苏父如何养老?一心要挑起家族重担却力不可及的大哥、啃老成性的二哥、与苏家断绝关系的小妹……原来“都挺好”的含义并非一团和气的粉饰,正如编剧所言:“原生家庭欠你的,你得靠自己找回来。找不回来就是一场灾难,找回来就‘都挺好’。”自此,我们第一次得以在国产剧中看到对原生家庭与亲子关系的严肃反思,更为难得的是,借由这部被网友戏称“苏家的优秀女人们和只会惹事的男人们”的作品,终于在家庭伦理剧这一类型里看到了缺席已久的“正常”女性角色演绎。

  1999年上映的《牵手》可标定为中国家庭伦理剧发展之始,18集连续剧《牵手》以旖旎浪漫的色彩开拓了这一类型,亦奠定了基本的叙事元素:婚姻危机。2004年《中国式离婚》讲述歇斯底里的妻子将丈夫推远的故事,在牺牲事业回归家庭后成为与社会脱节、疑神疑鬼的怨妇,这个东方版本“阁楼上疯女人”的形象开启了家庭伦理剧对女性一方过错质询之路DD婚姻中女性的过错重于男性,并成为家庭伦理剧“第三者时代”的肇始,此后的剧作探讨主题逐渐下沉。

  及至《蜗居》将“第三者”“婚外不伦恋”作为核心矛盾的伦理剧时代,剧作剥除了以往对婚恋、两性关系、以及应如何在婚姻中保持自我的思考,以男性视角在女性角色的字典中重重地写下了一个硕大的“被”字:剧中女性拿到的剧本多是“弃妇”,被背叛、被抛弃是她们恐惧的命运,她们所有的“婚姻保卫战”也因此都被打上了被动防御的标签而被剥夺了主动权,自我主体性的丧失随之而来。另一边,《双面胶》《媳妇的美好时代》等家庭伦理剧则将“婆媳矛盾”推上高潮,“催婚催生”“剩女有罪”成为其间重要的叙事元素。

  家庭伦理剧的20年类型“进化”也是女性角色被污名化之路。一方面,女性角色在家庭伦理剧中被极大地窄化为“婆婆妈妈”“歇斯底里”“蛇蝎毒妇”几种苍白的脸谱化存在;而“贤妻”形象则被征用为男性理想投射的化身,能吃苦是基本技能,爱原谅是生活底色。如此设置实则浪费了一批优秀的女演员,如今家庭剧中的“妈妈专业户”潘虹、张凯丽、归亚蕾、陈瑾等人并非不可演绎一出中国版《傲骨贤妻》。

  另一方面,女性价值被不断矮化、物化,在家庭伦理剧中灌输的“政治正确”即是:女人的青春最“值钱”,青春被置换为婚恋市场上议价的最大筹码。于是,关于女性情感混乱、缺乏判断力、理性的刻板印象被不断重复、加固:不开心就要买包、包治百病,女生就是爱撕扯、搬弄是非,女生遇事只能求助他人。

  终于,家庭伦理剧“进化”多年得以在“婚姻危机”外开拓新的题材,我们无比兴奋地看到《都挺好》关于原生家庭层面的思考与探讨。如果说电影《狗十三》呈现了中国式家长的伤害式教育;电视剧《都挺好》则将视角转向应如何与原生家庭带来的创伤共处,尤其,剧中塑造出了小妹明玉、大嫂吴非、二嫂朱丽不被妖魔化与脸谱化的“正常”女性角色,看到了她们之间的理解与互助。我们期待看到更多这样的《都挺好》出现,真正的戳到痛点并引发新时代家庭伦理的广泛讨论、深刻思考,而不是对问题的浅层消费。一部好的文艺作品是能够与时代共振的,《都挺好》为我们做出的示范并不是“矫枉过正”,而只是一次正常的社会观念偏差调校。

韩思琪

韩思琪

另外一处战场上,穆棱和和剑无尘之间的战斗也变得激烈起来,穆棱和剑无尘之间的战斗。半空当中的火红一团,旋转地越来越快,它本身并没有带来令人窒息难耐的炙热,可是在场的众人对其就是心存敬畏,甚至乎是害怕。大个子也连忙起身,虽然听大长老一席话,知道了前36豆的来龙去脉,但他更愿意听到是最后这句话,要是大长老不主动提及的话,他也想催促大长老前往炼丹,杨立的命可不是儿戏。 (责任编辑:陈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