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遇向他道谢,并未急着催动组天诀离开,这是保命秘术,一旦有人认出来必定不顾一切要追杀他谋夺到手。“三盗归三盗,我们归我们,年纪差不多就这样叫着了,倒是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听说妖族的包长老被你弄死了?”苏大聪有些意外,姜遇的实力仅仅是筑基期,却把一名超越谛视期境界的妖族长老都坑死了,实在是难以想象。“筑基修士厮杀手段太少,不如龙跃擂台看的过瘾,九黎祖地的全不否实力强大,这次极有可能问鼎称王。”

看来人不可貌相,更不可仅闻其名便断其心,剥丝抽茧之后圣地的修士面目如此可憎,让姜遇内心久久无法平静下来。接连数道惊呼声响起,一座宫殿虚影从天而降,朴实无华,沧桑古典,似一座仙殿一般引人注目,在其中孕育有一头神凤,身染不灭火焰,似从太古而来,睥睨世间。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李永华| 北京报道

  继东北小城鹤岗凭着超乎想象的低房价成了网红之后,另一个存在感不太强的东北城市――白城却靠着统计数据造假也火了。

  白城造假有多厉害?

  直接看国家统计局4月18日的通报: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出现的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等普查造假、弄虚作假问题和未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违法问题,严重影响普查数据真实准确,危及以普查数据为基础的国家宏观调控和决策,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

  “透支党和政府公信力,性质严重,影响恶劣”!熟悉话语体系的人们都清楚,这一行字有千钧之力。

  国家统计局为何发出雷霆之怒?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仔细通读了通报全文,里面专业术语太多,需要一一翻译成“白话文”,一个个关键词看过来。

  系统性造假

  白城统计数据造假,“犯案时间”是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国务院决定于2018年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目前处于登记阶段。

  摸清家底算好账,才好干活。按照国务院《关于开展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通知》(国发〔2017〕53号文)的说法,要通过经济普查掌握各类单位的基本情况和主要产品产量、服务活动,最终目标是“为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规划、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科学准确的统计信息支持。”

  数据质量决定着普查的质量,也决定着经济决策的质量,这是一次重大国情国力调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么做的呢?

  据国家统计局通报:“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

  从主管部门到下属区县,白城几乎“集体塌陷”,系统性造假。

  对数据源头――企业直接干预和造假

  通报所说的“一套表企业”、“非一套表企业”是什么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点复杂,有家小企业主说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营收2000万元才够得上一套表,“像我们这样的小微企业,够不上一套表资格,就是非一套表企业”。

  一位统计系统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企业一套表调查,其设计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关数据造假,具体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调查标准的企业,自行在国家(省)数据平台网上填报相关信息,经层层审核后汇总到国家统计局。“这中间,各级部门都没有修改数据的权限,只有企业能够改,目的就是为了确保数据的真实。”

  如此一来,就改变了以往“层层上报”的数据采集方式,变成“两点一线”模式,一套表企业用联网直报系统将原始数据直接传到国家数据中心,国家统计局就能够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数据。普查数据的质量怎么样,企业是关键。

  于是,白城就是直接对数据源头――企业下手了。非一套表企业规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报,在流程上让数据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对个体经营户都没放过。

  具体怎么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业的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其实很简单,“区里面去年开会,都是口头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网上填表的时候必须确保增长”。

  按照区里的要求填了“假数据”交上去之后,今年3月,该企业收到了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检查查询书》,要求该企业说明提供不真实统计资料的原因,“如为机关、人员违法干预,请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人员、内容、方式等。”

  这让该企业负责人左右为难。

  “官出数字、数字出官”的后遗症

  “我们做企业,报假数据没有任何好处,但是上面要求这么报,我们也得听。”该企业负责人抱怨说,现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却说管不了,一旦被惩罚,企业就将被列为失信企业,对今后的经营影响极大。

  既然企业不愿意造假往高了报数据,那么,白城的政府部门为何甘于冒风险来注水呢?

  说到底,错误的“唯GDP”、“唯数据”政绩观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经济普查期间,经济数据造假并非个案。有基层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称,年年报数据都要增长,是一条硬指标,“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核的第一指标就是GDP数据。”

  正如辽宁省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数字、数字出官”,导致经济数据被注入水分。

  知情人士透露,曾经连续多年,某省的省会城市和省内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让对方先公开数据,谁先公开,后者就在前者的数据上加上一点点,为此还相互想尽办法刺探对方“情报”。

  有学者在东北某地调研时发现,寒冬腊月里并无市场需求的水泥厂却满负荷运转,一问才知竟然是为了冲发电量指标,让他大为感慨个别地方官员数据造假简直是胆大妄为到疯狂的地步。

  2014年,中央巡视组首轮巡视辽宁时指出,“辽宁全省普遍存在经济数据造假问题”。2016年,中央巡视组“回头看”,再次重申辽宁经济数据造假。

  此后,辽宁挤水分。2016年,辽宁GDP比2015年少了6705.5亿元,“缩水”幅度高达23.3%。连续挤水分之后,面子确实不好看,辽宁GDP在全国的位次,从排名前十跌至中游。

  继辽宁之后,全国多地加入挤水分行列。如,内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核减幅度达到26.3%,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核减40%;天津滨海新区2016年GDP核减33%。

  这些动作背后,是发展理念从求数量到求质量的变化。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新时代,自十八大以来,最高决策层反复强调“不唯GDP论英雄”。十九大报告也未提未来GDP翻番的目标。

  国家统计局上述通报指出,各地要从吉林白城经济普查违法案件中认真吸取教训,引以为戒,认真落实本地区、本部门在防范和惩治统计造假、弄虚作假中的责任,严格遵守统计法及其实施条例、全国经济普查条例等统计法律法规,严格执行全国经济普查方案,严肃普查纪律,严守纪律底线红线,确保普查数据真实可靠。

  那些沉迷于数据造假的人,脑筋该转弯了,眼睛真的该朝前面看看了。否则,将是严厉的惩处。对于白城上述违法行为,国家统计局将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

很快,在它的身体表面,渗透出一些细微杂质,要不是它的兽毛阻挡,杨立会很恐怖地看到它身体上,有一层密布的细小物什。此刻,半空,独远,曲之风,还有十五位这一次的小队成员,目送之中,曲之风,于是道“哥哥,你说他们能成功么?”

  中新网4月19日电 记者从节目组获悉,爱奇艺音乐综艺《我是唱作人》首播以来,凭借精良制作在网上收获了零差评认可。在今晚8点即将播出的第二期节目中,8位唱作人迎来首轮淘汰赛。

王源 节目组供图
王源 节目组供图

  上周,唱作人曾轶可和高进的对决结果成为网友热议话题之一,对于“什么是真正的好音乐”,引发了不同观点的碰撞。而伴随着不同观点的输出讨论,高进也迎来新一轮的选择。今晚,高进将向王源、汪苏泷、曾轶可、陈意涵Estelle4位中位区唱作人发起冲击,争取绝地反击的一线生机。

  被高进选择也意味着成为第二位淘汰候选人,事关淘汰也让唱作人集体陷入焦虑当中,就连暂时“安全”的热狗MC Hotdog也忍不住感叹“气氛怪怪的”。悬而未决的中位区唱作人更是万分紧张,不管是“刚少年”王源还是陈意涵Estelle都不希望成为高进的选择:“特别害怕他选我。”

毛不易
毛不易 节目组供图

  而再次陷入两难境地的高进同样“痛苦”,他表示:“说实话我不想选人,选谁我都难受。”究竟是怎样的抉择让曾轶可疑惑“他为什么要这样子?”又是怎样的结果令东北爷们高进掩面痛哭?答案将在今晚揭晓。

  第一期节目播出后,8首全新单曲登陆各大音乐榜单。其中,毛不易创作的《东北民谣》高居QQ音乐巅峰榜前三,也让节目成为名副其实的“新歌种草机”。本期节目,8位唱作人仍将带来全新的原创作品,进行四组一对一强力对决。

曾轶可 节目组供图
曾轶可 节目组供图

  首期节目,一曲《随想》让大家看到了王源在音乐实力上的不容小觑。今晚,他首次尝试说唱曲风,以“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胆识,再度硬刚教父级别的热狗MC Hotdog。预告片中,demo互听环节还是抒情曲风的王源画风突变,一句“嘞是雾都”瞬间将舞台炸裂。事实上,王源一早就在微博透露了此次作品的主题,并放话“嘞首歌是你源哥的炸弹”,让大家对节目播出更加期待。

  除了态度表达之作外,唱作人也通过音乐的力量传递温暖。节目中,热狗MC Hotdog以现代都市人的“通病”为灵感,记录每一个“失眠患者”的心声。陈意涵Estelle自弹自唱《小星球》,表达出音乐对于自己的特殊意义。

高进 节目组供图
高进 节目组供图

  曾饱受流言误读的曾轶可再度呈现诚意之作,直抵人心的歌词“别相信耳朵,相信双眼”和多变的旋律震撼人心。将此次舞台当作谢幕演出的高进,大气的编曲让人印象深刻。而毛不易带来新作《小王》送给以前的自己,温暖的歌声唱哭了王源。

  除此之外,唱作人梁博和汪苏泷分别带来情歌题材的作品,传达出自己对情感的真实感受。在乐器上,梁博加入了爱尔兰风笛,由演奏家Eric Rigler呈现,委婉动听的音色为作品增添了一份独特的韵味。而汪苏泷则在编曲上加入难度极高的钢琴演奏,并邀请青年钢琴家王超现场演绎。(完)

“该找处地方修养一番了。”姜遇轻叹,尽管看似与平常无二,实际上只有他知道自己受的伤有多么严重,那是无情的天劫,即便险象环生惊险度过,肉身内仍然存在着莫名的道痕,不断交割划动,让他始终无法再进一步恢复,他需要慢慢炼化才能够继续修炼。不过片刻功夫之后,叫价之声就开始层出不穷,接连不断响了起来。不过他都是正常约战,那些无上教派也不敢拿他怎样,只能在暗地里下黑手,却都被他惊险逃掉了,直到他走到中原,碰到了那名疯子,被一掌拍死,连神识都搅碎了,直接丧命,可谓是死的太冤枉了。 (责任编辑:布莱金伯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