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立不觉呆在补天石里感叹道:真是暴殄天物,不懂得珍惜海鲜。远处,一片虚无的空间里,有人类听不见的野兽嘶吼惨叫连连。杨立同大章鱼怪的又一个斗法回合过去了,杨立取得了小小的胜利。杨立无语,想到自己隐身之后,竟然能被这个怪物感觉到,那么就不能怪小爷心狠手辣了,杨立决心要将眼前的怪物击杀,然后看看它到底有什么法诀法力,竟然能识破自己的六绝神功隐身法。

“独少侠,燕姑娘也在这!!”却也就在此刻,远处站立一位负剑青衣少年。前一刻,他们还是地主家的短工长工,后一刻,他们已经成为了座上宾,已经成为了人上人,这一切的一切,都源自一个人来到后的改变,那便是杨立家的顶梁柱和十里八村的主心骨:杨立。

  医保目录的更迭,关乎亿万参保者的福祉。

  进口抗癌药零关税、医保谈判、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2018年以来,我国采取一系列措施推动药品降价。

  国务院常务会议最近指出,我国将加快医保药品目录调整频率,把更多救命救急的抗癌药等药品纳入医保。这意味着,我国医保目录动态调整机制建设进入加速期,人民群众有望收获更多的幸福感。

  抗癌药进医保,患者不再望“药”兴叹

  去年大热的电影《我不是药神》,引发社会对抗癌药品的广泛关注。曾经,“一粒药”拖垮一个家庭,如今,抗癌药进入医保,给更多家庭带来希望。

  随着医改全面推进,降药价政策“组合拳”相继实施并取得实效,加快医保药品目录调整频率、将更多好药纳入医保成为惠及患者的关键环节。

  对于T790M型基因突变的肺癌患者,第三代靶向药奥希替尼疗效明显,但对安徽省的王先生而言,5万多元一盒的“天价”曾让他望“药”兴叹。经过国家医保谈判并纳入医保,药费负担大大减轻。

  国家医保局有关负责人表示,为让患者享受到更多好药,又不让医保基金出现严重赤字,我国通过价格谈判来降低药价,将药价中不合理的部分挤掉。

  2018年10月,我国将包括奥希替尼在内的17种抗癌药纳入《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2017年版)》乙类范围,医保支付标准较零售价平均降幅达56.7%。

  截至去年底,全国医疗机构和药店按谈判价格采购17种国家谈判抗癌药总量约为184万粒(片/支),采购总金额5.62亿元,与谈判前价格相比节省采购费用9.18亿元,医保报销后费用负担降低超过75%。

  满足百姓用药需求,国家医保药品目录“一次次成长”

  我国自2000年第一版国家医保药品目录制订以来,先后于2004年、2009年、2017年进行修订,药品覆盖范围不断增大。2017年版国家医保目录发布时共包含2535个药品,修订过程中对儿童药、创新药、重大疾病治疗用药和民族药等四类临床用药予以重点支持。

  慢性病、恶性肿瘤发病率增高,罕见病患者持续增多……当前,我国人口疾病谱发生显著变化,与群众用药需求相比,国家医保目录的更新频率、目录比例和结构仍有较大的改善空间。如,2018年国家公布的首批121种罕见病目录内的多种疾病的患者急需治疗药物仍未被纳入医保;拥有17种适应症、治疗多种风湿免疫性疾病的“全球药王”修美乐也在目录之外。

  去年5月,我国公布《第一批罕见病目录》,多发性硬化等121种罕见病被纳入其中。7月,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奥巴捷在中国上市,用于治疗复发型多发性硬化,这也是目前在中国获批的治疗多发性硬化的首款口服型疾病修正治疗药物。

  “无论罕见病还是慢性病,给患者造成巨大经济负担的疾病就是大病。”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院校长王辰说,生物制剂是目前治疗一些慢性疾病最有效的药物手段。患者如能得到及时和规范的治疗,就会最大限度地提高生活质量。应该利用医保机制来承担惠及更多患者的社会责任,发挥医保机制对全社会医学生态的科学导向作用,鼓励罕见病治疗药物研发,使基本药物目录与基本医保目录及其他相关制度合理衔接、联动。

  让更多好药进医保,动态调整机制是关键

  前不久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提出,“把更多救命救急的好药纳入医保”。2月11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再次提出,加快境内外抗癌新药注册审批,组织专家遴选临床急需境外新药,完善进口政策,促进境外新药在境内同步上市。畅通临床急需抗癌药的临时进口渠道。

  “对百姓而言,这是个极大利好。”中国药科大学国家药物政策与医药产业经济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王波表示,现在最关键的是要摸索建立动态调整的机制。要强化药物经济学的评价办法,实现临床推荐、行业协会与企业申请相结合的遴选办法,尽快拉近人民日益增长的健康需求和医药服务供给水平之间的差距。

  作为地方创新实践,部分省市医保把患者急需、极大改善患者及其家庭生存质量、疗效明确、临床必需的新药、好药纳入其中,取得良好的效益。如治疗类风湿关节炎、强直性脊柱炎等自身免疫性疾病的修美乐,在中国已经被列入山东青岛、广东深圳等8个省级、地市或单位系统的大病医保。

  王波认为,国家急需建立一个“做好药、得好报”的机制。未来国家医保目录覆盖范围应进一步扩大至更多领域,以实现“企业定时报批、医保定时评审、达到要求的定时更新”。随着我激励创新药研发、便利新药上市等系列措施的稳步推进,更多救命救急的好药才能加快面世。

  截至2018年12月10日,国家药监局药品审评中心总计接收并处理申请人沟通交流申请1500余个,其中抗肿瘤药物的申请600余个,国内药企创新药研发进度驶入快速道。

  今年,我国将取消部分进口药必须在境外上市后才可申请进口的申报要求,鼓励全球创新药品国内外同步研发,吸引更多癌症治疗药物在我国上市。在提升用药质量降低药品价格的同时,引导企业加大创新力度。(记者陈芳、张泉)

  来源:新华社客户端

至于这三名游骑兵头目,则是我小荒山先前缉拿关押的几名犯事之人,俱皆参与了伏击石府狩猎团一事,就请石府家主代为将此三人枭首示众即可,以平息石家主心中怒火。“母亲,儿一时高兴,都忘了介绍了!这位为寒儿师傅......独远,这位是?”李还真介绍至此,突然犯难。

资料图:沈腾、宁浩、黄渤。 中新网记者 翟璐
资料图:沈腾、宁浩、黄渤。 中新网记者 翟璐

  《疯狂的外星人》未拿下春节档票房冠军,新京报专访导演,回应口碑争议,称以后不再拍“疯狂”系列

  宁浩:不同意今年“科幻元年”这个说法

  由宁浩执导,黄渤、沈腾领衔主演的科幻片《疯狂的外星人》已于2月5日大年初一上映,截至发稿前,影片票房超17亿元,在春节档影片中排名第二,仅次于《流浪地球》。《疯狂的外星人》改编自刘慈欣的小说《乡村教师》,但故事早已脱离了原著,讲述了耍猴人耿浩(黄渤饰)与卖酒的兄弟大飞(沈腾饰),在遇到外星人之后,与外星人展开权力角逐的故事。

  作为一部科幻片,导演宁浩坦言该片投资4个亿,光特效就花了2个多亿,片中耿浩所在的“世界公园”全部都是实景搭建的,就连大飞房子外面那条街道都是搭建的。宁浩不无自豪地说,这部片子的成本没有花在演员身上,都花在制作费上了。并且,电影将科幻元素与中国本土化做了很好的结合,教外星人杂耍、与外星人喝酒等,都是中国特色的元素,宁浩认为这是一部只有中国人才能拍出来的科幻片,也是自己最好的作品。问及“疯狂”系列还会继续拍吗?宁浩回答得很干脆:“不会”,他认为没有必要再拍下去了,还想尝试更多其他类型。新京报记者采访了导演宁浩,聊了聊春节档的竞争对手《流浪地球》,电影的特效以及对观众预期的态度。

  背景

  “外星人”与“地球”有渊源

  2017年7月26日,《疯狂的外星人》在青岛开机。就在两个月前,另一部由郭帆导演的科幻电影《流浪地球》也在青岛开机。对于科幻题材,两位导演都是第一次尝试,拍摄过程中他们互相打气,彼此沟通拍摄进程,甚至还会伸出援手给予硬件上的支持。郭帆导演曾发微博感谢宁浩:“一路以来,老宁一直在帮我,客串不说,甚至把《疯狂的外星人》的太空舱和衣服都借给了《流浪地球》用于拍摄。”观众仔细看的话会发现,《疯狂的外星人》开头C国人的太空舱和《流浪地球》中吴京所在的太空舱很像。

  宁浩之所以如此无私地帮助同行,一方面是对国产电影类型探索上的支持,另一方面也是出于人情。《疯狂的外星人》和《流浪地球》都改编自作家刘慈欣的科幻小说,前者的原著小说叫《乡村教师》。宁浩看过刘慈欣所有的小说,是他的忠实粉丝,就帮他打理小说的版权事务,“刘老师对版权市场这块不太懂,就交给我处理了。”当时《乡村教师》和《流浪地球》的小说版权就在宁浩手中,《流浪地球》属于硬核科幻,不是宁浩的菜,《乡村教师》中裹着科幻外壳的荒诞感却击中了宁浩的“嗨点”,决定将其改编成电影,而《流浪地球》就卖给了中影,“当时觉得中影公司比较大,比较靠谱,就交给他们了,他们就找到了郭帆导演。”

  特效

  为做好欢欢和徐峥,后期一直在美国盯着

  《流浪地球》中的特效绝大部分由中国团队完成,在《疯狂的外星人》中却恰恰相反,特效部分几乎都交给了国外团队。因为电影中的特效部分主要涉及猴子和外星人,“在所有特效中,生物特效是全世界最难做的,只能去国外。”

  采访中,宁浩说,《疯狂的外星人》投资4个亿,光特效就花了2亿多。我们这个片子比较吃亏,花了那么多钱看不出来特效。确实如此,很多观众看完电影之后,都不知道片中的猴子欢欢是用特效做的。除一些静态的动作用了真猴子之外,其他一些高难度动作都是用的生物特效。特别是再加上一些表演动作,就更难了。比如,影片结尾黄渤用一根香蕉降伏了被外星人附体的欢欢,欢欢当时的表情反应制作起来就特别难。

  除猴子之外,外星人奇卡是另一个特效难点。最开始设计外星人形象时,导演和团队发现好莱坞电影中的外星人无外乎属于“灵长类”,在设计时也参考了“灵长类”动物的特征。美术造型师有一天看到一张宁浩的照片,觉得挺像外星人,便借鉴了其面部形象。在后期的时候,又让徐峥为外星人做面部表情捕捉,让片中饰演马主任的邓飞做动作捕捉,将面部表情捕捉与动作捕捉结合起来。

  用宁浩的话来说,这只是一个基础,他还要将这个素材带到美国,但因为中西方文化的隔阂,有些表情美国特效团队无法理解,他只能亲自再给对方做表情演一遍,沟通完之后,还要等至少一周才能看到做完的效果,有不合适的还得再调整,如此循环往复,做后期那段时间,宁浩一直在美国盯着。

  故事

  删掉黄渤与儿子情感线

  原来的剧本中有一条黄渤与儿子之间的情感线,讲述黄渤因为一直坚持自己的耍猴事业,儿子不能理解,父子关系很紧张,但经历了与外星人的各种疯狂对决之后,儿子理解了父亲,最终父子关系达成和解。

  后来,宁浩将这条情感线删掉了,他想让故事的喜剧更纯粹一些,情感线会让主人公受到牵扯,对故事也有消耗,“我不喜欢笑中带泪的喜剧”,就在故事上做了简化,简单直接,做一个荒诞喜剧。

  其实,从整个片子的叙事、剪辑等都可以看出宁浩导演的变化,他不再追求前两部“疯狂”系列中的多线交叉叙事和凌厉剪辑,在电影的视听语言上没有玩很多花活儿,而是从头到尾很淡定地讲述一个荒诞故事。

  导演谈

  失去票房冠军怎么想?

  不介意!总算对刘慈欣有了交代

  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疯狂的外星人》与《流浪地球》都先后定档2019年大年初一上映,实打实地迎面碰撞。并且,更让人意外的是,本来被大多数人都看好的春节档票房冠军《疯狂的外星人》却被《流浪地球》逆袭,对此,宁浩并不介意,认为两部影片都是对国产科幻片的一次尝试,至于票房他并不太关心。而作为“中间人”的宁浩,对《流浪地球》的口碑和票房表现很欣慰,“算是对刘老师有个交代了。”

  今年是国产片科幻元年?

  不同意!抹杀了早年创作者的劳动

  两部科幻片《流浪地球》与《疯狂的外星人》坐稳了今年春节档的冠亚军位置,并且由滕华涛执导,鹿晗、舒淇主演的《上海堡垒》,由吴炫辉导演,古天乐、刘青云主演的《明日战纪》、张小北执导的《拓星者》等科幻片也将于今年上映,如此数量众多的国产科幻片在同一年上映,之前从未出现。很多观众提出了今年是国产片科幻元年的概念,但是宁浩对“科幻元年”的说法却持怀疑态度,他认为很早之前,国产电影就有过科幻题材的尝试,说今年是科幻元年是对之前创作者劳动成果的一种抹杀。

  口碑两极化低于预期?

  很正常!没有片子能讨好所有观众

  《疯狂的外星人》豆瓣评分6.4分,上映之后口碑呈现两极化,与“疯狂”系列前两部《疯狂的石头》(8.3分)、《疯狂的赛车》(8.0分)相比,低于观众预期。特别是影片中出现的驯外星人,用外星人泡酒的段落,让一些女性观众很不舒服。宁浩认为低于观众预期也很正常,本来这部片子就有些灰暗、恶趣味,又没有爱情戏,就不是针对女性受众的。“没有一部片子能够讨好所有观众,”宁浩要做的就是要有自己的强烈表达,保持自己的鲜明特质。

  采写/新京报记者 滕朝

“这次顺道而来,我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倒时还得麻烦一下还真!”独远视乎是看出李还真所想。管家知道杨立的5岁小妹妹在老爷家抵债,因而就没了好脸色,可又顾及杨立流云谷弟子的修行者身份,只能如此半阴不阳地直接开口拒绝了。管家一边往里面走去,一边打发了一个家丁前来关门。杨立他们曾经见过,即便是削去了大章鱼怪的腕足尖,他还是能在不长的时间之内生长出新的,这种极度的修复能力,实在令人叹为观止,要是将之炼化而适用于人类修者身体之上,那将是修行界的福音。 (责任编辑:山口太郎)